-

係統的提示音再次想起。

閒暇之餘,曹彰進入係統看了看。

之前收服禰衡,馬鈞獲得2點坑爹值,方纔占據下邳,又獲得2點坑爹值,現在又收服劉巴,獲得一點坑爹值。

總體算下來,現在曹彰又累積到了5點坑爹值。

仔細想想,看來最近還是坑爹太少了,坑爹值也一直緩慢生長。

不過一想到曹操馬上會來下來,曹彰心裡不由得開始一陣興奮。

終於有機會坑爹了!

果然,一切正如曹彰所預料的那般,根本就冇有等到第二天。

當天下午,曹操便親自率領二十萬大軍來到下邳,兵臨城下。

曹彰、呂玲綺、關羽、劉巴幾人都坐在酒肆中暢談,高順、張遼、張繡三人神色嚴肅的小跑到曹彰跟前。

“主公,丞相的大軍來了。”

“嗯,開城門,文遠,帶著你的兵隨我出城迎我父親,其餘人等,等我出去以後,便關閉城門,冇我命令不可開門。”

眾人麵麵相覷,高順更是出聲製止:“主公不可輕出,不若讓我與文遠先出城試探虛實。”

“嘿,就我這大幾萬的兵馬,怎麼試探都是徒勞,伯達,來的是我爹,冇事。”

曹彰痞笑一聲,正要帶著張遼一起出城,呂玲綺卻上前攔住曹彰去路。

“這是做什麼?”

“我與你一起去。”

看著呂玲綺堅定認真的表情,曹彰心裡既覺得溫暖感動,又有些好笑。

“不用,又不是什麼大事,我轉個圈就回來了。”

“不,既然要做你的妻子,我就必須去見一見未來公公,不能讓人小瞧了我呂家。”

“那行,不過不準莽撞,一切看我眼色行事。”

“好。”

決定好後,呂玲綺領著手下二千騎兵,張遼也領著北海的一萬兵馬,跟著曹彰出了白門樓。

“關城門,全軍戒備!”

曹彰一行人剛出了白門樓,高順就下令緊閉城門,白門樓上的弓箭手已經進入到一級戒備的狀態。

這是什麼情況?

曹操本以為下邳是關羽守城,因太顧忌關羽,這才率領全軍出動。

現在看著曹彰領著一萬多兵馬出了城門,整個人都傻眼了。

“兒子馬胃在身,不便下馬行禮,還請父親大人恕罪。”

不等曹操反應,馬背上的曹彰首先開口。

曹操回過神來,眯著眼細細打量著曹彰。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,下邳守將不是關羽麼?”

“聽聞父親起兵二十萬討伐劉備,兒子食不能寢,夜不能寐,一心想著為父親大人分憂,於是率兵前來攻下下邳,特在此等候父親大人。”

說罷,曹彰又衝著曹操抱拳行了個禮。

曹操看了看身邊的郭嘉,郭嘉帶有深意的搖了搖頭,曹操會意,轉頭望向曹彰,臉上也掛著滿滿的笑容。

“哈,我的黃鬚兒果然是長大了,懂得為我分憂,真是讓人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是啊,所以父親你是不是感覺老懷安慰了。”

“對,呸,什麼老懷安慰,你是覺得為父很老麼?”

曹操反應過來,對著曹彰怒目而視。

“是有那麼一點,如果父親也這麼覺得的話,那麼兒子自然是願意為你分憂的。”

曹彰痞笑諷刺的言語,讓曹操多少有些失去了理智。

“逆子,是不是這些日子不在我身邊,少了我揍你,你就翅膀硬了,連我的玩笑都敢開了,有本事你就再說一次。”

“不是,明明是爹你自己這麼說的,兒子我可什麼也冇說。”

額,曹彰看著係統又加了一點坑爹值,於是連忙收斂起來,畢竟曹操發真火的時候,最好還是少刺激為妙。

“哼!”

曹操冷哼一聲,進入到正題。

“我問你,你既拿下下邳,那劉備手下大將關羽關雲長此刻在何處?”

“關羽已經被我俘虜了。”

“被你俘虜了?趕快帶我去見他。”

曹操一聽關羽被俘,先是一驚,隨後連忙下馬,急忙走到曹彰麵前,身後的將領和士兵紛紛向前。

曹彰也跟著下了馬,伸手一頓招呼。

呂玲綺、高順、張遼會意,紛紛帶著自己的兵馬圍堵上來,擋住曹軍進城的去路。

呂玲綺更是直接站在曹彰身後,兩人保持著一個鞋子的距離。

曹操眯著眼,聲音有些微怒。

“子文,你這是想要造反麼?”

曹彰嚇得後退一步。

這老爹也算會坑兒子,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造反這兩個字,這擺明是逼著自己讓路。

曹彰很清楚,這條路一旦讓開,那麼下邳就不可能會留在自己手上了,所以馬上回過神,站穩腳跟。

“嘿,父親大人,虧你還是帶兵之人,豈不能將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,我現在拿下下邳城,下邳就是我的,就算父親你要進去,怎麼樣也得要陛下的詔書吧,不然外間會說我們父子無視朝廷,無視陛下,私相授受的。”

既然你都說我造反了,那我就說你欺瞞天子,將朝廷的天下劃分到自己家裡。

曹彰一點也不客氣,立馬反擊回去,反正這種事雖然是事實,卻不能擺在明麵上,真要抬到桌麵上講,吃虧的肯定是曹操。

此刻,係統的坑爹值又加了1點,曹操的怒氣值也進一步上升了。

曹操皮笑肉不笑的盯著曹彰,嘴裡發出怪怪的笑聲。

“嘿,嗬,好,很好,我兒能做到軍令嚴明,也不枉我教導你一場,不過你確定你不讓路?”

曹操大手一揮,身後數百的文臣武將,二十萬大軍密密麻麻的一片。

赤果果的威脅,曹彰一看就知道,自己老爹這是在彰顯實力。

曹彰不慌不忙,在痞笑一聲後,連忙湊到曹操耳邊,低聲道:“父親,我已經勸服關羽歸降於你,你不要了麼,不要的話,那我就下令宰了。”

“豎子爾敢,雲長他真這麼說了?”

曹操大驚至於,喜怒頓時喜形於色,一把拉住曹彰的衣口,顯得有些激動。

曹彰痞笑道:“當然,我都和他談好了,隻不過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不過什麼?”曹操急忙發問。

“父親莫慌,所謂親父子,明算賬,在談關羽之前,兒子想和你談談下邳城的事。”

曹彰看著曹操的表情就知道,曹操是真對關羽上了心。

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麼曹彰對於這次的談判,心裡也有了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