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呂玲綺見曹彰愁眉不展,便挨著曹彰跪坐在蒲團上,一把拉住曹彰的手,柔聲安福道。

“我很笨的,你們男人的事情確實不懂,但你可以說給我聽,一直說到我懂為止,我也願意聽到懂為止。”

曹彰微微一愣,抬起頭望向呂玲綺。

也不知道為何,今日的呂玲綺,顯得格外的嬌豔。

曹彰鬼使神差的一把摟住呂玲綺的腰,在冇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,突然朝著呂玲綺的櫻桃小嘴吻了下去。

當兩人分開的時候,呂玲綺麵帶紅潤,羞澀的盯著曹彰,嘴裡不停的喘著粗氣。

曹彰卻頓時覺得擁有了無窮的力量,就算是天塌下來,也敢伸手擋住的豪氣。

“哈,不用懂了,如果我連自己的女人都守護不了,還談什麼拯救這個千瘡百孔的亂世。”

說罷,曹彰牽著呂玲綺的手,從蒲團上站了起來,兩人一起走出太守府。

來到城樓附近,曹彰和高順眾人見麵,正談論兵力和城防的問題,一旁細心的張遼眼神一直盯著呂玲綺看。

彙報完的高順一扭頭,就發現張遼眼睛不對勁了。

“文遠,你一直盯著小姐看什麼?”

“嗬,你冇發現今日小姐有些不一樣麼?”

“那裡不一樣了?”

“說不上,就是覺得小姐好像長大了,更像一個女人了。”

被張遼這麼一說,高順也開始打量呂玲綺。

這樣一來,呂玲綺的臉色就更紅了。

“高叔,張叔,你們怎麼這樣,為老不尊。”

高順、張遼聞言大笑,一起打趣呂玲綺。

曹彰微微一笑,上前擋在呂玲綺前麵,直接轉移話題。

“關羽去哪了?”

“在那邊的酒肆喝酒呢。”

曹彰順著張遼指的方向看過去,一家路麵的酒攤,位置不大,卻很乾淨整潔。

賣酒的年輕人一手拿著書,嘴裡唸唸有詞,一手拿著酒壺,給正在飲酒的關羽倒酒。

這樣的場景在彆處不算稀奇,但是在下邳出現,就有些怪異了。

下邳自從被曹操決堤淹水後,但凡有點能力的人都舉家搬遷,還留在城內的不是走不了,就是冇有辦法才留下來。

人口不足萬人,兵力都可以說是人口的幾倍,這樣的鬼城還能做買賣,要不是腦子抽風,就是有什麼陰謀了。

曹彰不動神色,牽著呂玲綺的手走了過去,在關羽的對麵坐了下來。

等到賣酒的年青人放下書本,走過來給曹彰倒酒的時候,曹彰這纔開口詢問。

“這下邳城內人口都不足一萬了,還有生意可做麼?”

“冇有生意,就不能賣酒?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年青人隨口這麼一問,讓一貫能言善辯的曹彰都有些詞窮了。

“也不是不行,但冇有收入來源,你拿什麼生活?”

年青人似乎一點也不把曹彰放在眼裡,突然笑著在關羽的一邊坐下來,和曹彰直接來了個麵對麵。

“我都能釀酒了,你覺得我會缺這點糧食?”

“下邳城還有大戶人家麼?”

曹彰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北海還屬於發展中城池,肯定不能分流富戶到下邳來,如果下邳有大戶能夠支撐,對於曹彰來說確實是個好訊息。

然而,年輕人連連搖頭,突然多愁善感的發出一聲歎息。

“自從曹操水淹下邳,那個大戶人家敢留在這裡,我不過是看老關可憐,所以毛遂自薦到下邳來幫忙恢複經濟的。”

曆史的數據,不斷的刺激著曹彰的腦海。

敢於直麵曹操,又喊關羽老關的人不多,能夠復甦一個鬼城經濟的人就更少了。

一個名字在曹彰腦海閃現,曹彰卻不敢確定。

“敢問閣下高姓大名?”

“在下荊州劉巴,劉子初。”

曹彰默然無語。

三國曆史最著名的就是劉備三顧茅廬,請諸葛亮出山相助。

然而這個劉巴可不得了,劉表請而不出,直接投奔曹操,最後被劉備追著要收入麾下,更揚言誰敢動劉巴,便滅誰三族。

就連諸葛亮都多次說自己不如劉巴,雖然這隻是謙虛,但論起經濟這方麵,劉巴認了第二,還冇有人敢認第一。

不對!

曹彰心念一動,很快想到一個關鍵。

劉巴前期死活不肯歸順劉備,那是鐵了心的跟隨曹操。

雖然不知道劉巴是什麼心態,但在曹彰看來,這樣的人才必須搶過來。

“我也很可憐,現在剛接手下邳,都不知道怎麼恢複這鬼地方,你不如幫我好了。”

“你?你又是何人,憑什麼叫我幫你?”劉巴一副很拽的模樣。

“我乃曹彰,曹子文是也!”

“是你?哈哈,得來全不費工夫,我本正要去許昌投靠曹操,然後光明正大去北海找你,冇想到你卻自投羅網,哈,不錯,很不錯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曹彰看著哈哈大笑的劉巴,有些無語。

“你要投靠我爹?還是為了找我?能不能說說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前不久,我一同窗從北海到了廣陵,我們正好遇上,這張紙我可是廢了好大的勁纔要過來的,聽說這是你發明的,在北海遍地都是,你若想要我幫你,就必須供應這種紙給我。”

劉巴小心翼翼的從懷裡掏出一章褶皺的紙,擺在木案上。

曹彰笑了,這玩意現在在北海,隻能用堆積如山來形容。

“你想要多少?”

“你有多少,我要多少!”

“那就隻能跟我去北海拿了。”

“非要去北海麼?”

劉巴微微皺起眉頭,如果要去北海,就不能在下邳一顯身手。

曹彰感覺到劉巴的心思,笑道:“下邳以後是我的地方,這種紙張也會源源不斷的運送過來,不過前提也是必須恢複下邳的人氣才行。”

劉巴興奮道:“這個簡單,你將下邳交給我,我保證短時間幫你復甦人氣和經濟,但你也必須保障我有用不完的紙。”

“哈,洛陽一紙千金,我這紙可比洛陽的紙好吧,一個下邳就想要我無限量供應,你會不會想的太多?”曹彰痞笑一聲,調侃劉巴。

“額,你想怎麼樣?”

“你不用投奔我爹,就直接跟我做事,我也虧待不了你,怎麼樣?”

“曹操不是你爹麼,投奔他和你有區彆?”

“有,區彆很大!”曹彰態度堅決。

“好,成交!”劉巴淡然一笑,一副我懂的模樣。

兩人相視一笑,一切儘在不言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