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遼頓了頓,笑著向關羽解釋。

“關兄且聽我一言,劉玄德不如今知存亡,張翼德又未知生死。”

“聽聞昨夜曹丞相破了下邳,軍民儘無傷害,又差人護衛劉玄德的家眷,不許驚憂,主公說他家那位可不老實,生平最好人妻,如今冇有動作,想必是對關兄有收攏之心。”

話說到這裡,關公動怒了。

“哼,吾今雖處絕地,卻視死如歸,他曹孟德若是敢來,我關羽也絕不會束手就擒。”

張遼見關羽中計,大笑道:“關兄此言,豈不為天下英雄恥笑?”

關羽冷哼道:“吾仗忠義而死,安得為天下英雄恥笑?”

“關兄若是戰死死,其罪有三。”說著,張遼伸出三根手指。

“你說,我有那三罪?”關羽冷靜下來,問張遼。

張遼想到曹彰的任務,一咬牙,開始忽悠關羽。

“當初你兄弟三人桃園結義,誓同生死;今劉玄德方敗,而關兄即戰死,倘劉玄德複出,欲求關兄相助,而不可複得,關兄你豈不負當年盟誓?其罪一也。”

“劉玄德以家眷付托於關兄,關兄戰死,劉玄德二位夫人無所依賴,關兄有負卻劉玄德依托之重,其罪二也。”

“關兄武藝超群,兼通經史,不思共劉玄德匡扶漢室,徒欲赴湯蹈火,以成匹夫之勇,義起何在?其罪三也,關兄以為如何?”

不得不說,張遼的嘴炮功夫,絕對不在其武藝之下,一通嘴炮,說的關羽沉默不語。

過了半晌,關羽這才緩緩開口。

“你說我有三罪,我認,但如今形勢如此,我又能如之奈何?”

張遼微微一笑,繼續循循善誘。

“如今曹丞相勢大,不可爭鋒,關兄若是不降,必然會死,不若且降於丞相,卻打聽劉玄德的訊息,一旦得知劉玄德訊息,關兄再在離開不遲。”

“一來可以保護劉玄德二位夫人,二來不負桃園結義之約,三來可留有用之身與你大哥、三弟聚首。”

關羽思索了一會,突然發出一聲冷笑。

“鳳凰無寶不落,曹彰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燈,你為曹操作說客,他能有什麼好處?”

“哈,關兄心細如塵,真讓小弟佩服,我家主公說了,既然他老子要你,那麼他就隻能退而求其次,要這下邳一城。”

“曹彰小子想要下邳?這又是為何?”

如今下邳人口稀少,食不果腹,說是難民城還差不多,關羽實在想不通,曹彰要一個完全冇有經濟的下邳有什麼用。

張遼神色變得嚴肅起來。

“關兄豈會不知,下邳是我故主之地,我家主公也是因為下邳才能與我家小姐結緣,可是他若想取我家小姐,必須奉上下邳之地為聘禮,還請關兄成全。”

關羽聞言,大笑不止:“哈哈,這曹彰小子果然有點意思,難怪文遠兄會追隨於他,不過君子雖有成人之美,但要我降曹,決計不能。”

“這個關兄放心,主公早已為你想好說詞,你隻需如此如此,這般這般。。。。。。”

張遼會心一笑,湊到關羽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。

說完,關羽隻是微微一愣,不過馬上又回過神來,目光緊緊的盯著張遼。

“這樣也行?”

“主公說了,他以人頭擔保。”

“好,事到如今,死馬就當活馬醫,我就陪你們瘋一次,不過曹操若是不肯,倒是我必然決一死戰。”

關羽讓出城池,曹彰不費一兵一卒的進了下邳,便命高順眾人招榜安民。

冇有發動戰爭,而且在得知接管城池的是曹操的兒子,老百姓那顆懸著的心自然放下了,紛紛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。

曹彰和關羽,並馬而行,首次麵對麵的交流。

“曹彰小子,你這人有點意思,很對我的脾氣,不過我這人公私分明,即便你今日幫了我,他日若在戰場上遇到,我也絕不會手下留情的。”

“我不好戰爭,因為戰爭會死人,若還可以,我隻希望天下永無戰亂,和你們也是友非敵。”

曹彰淡然一笑,不怪關羽傲,關羽確實有傲的資本。

誰叫眼前這個人是千古無二的關二爺,要是彆人說這話,曹彰肯定當場發飆。

占領了下邳,曹彰馬上讓呂玲綺、高順、張遼、張繡領著兵馬進駐到城裡,換上漢朝的大旗。

隨後又緊閉城門,加強城樓的守備軍。

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,這麼做的主要目的,就是防止曹操領軍來收走下邳。

佈防了城牆,高順眾人都留守戒備,關羽便領著曹彰和呂玲綺來到下邳城的太守府裡,交接了各種文書和太守印。

關羽走後,曹彰緊繃的麵孔才鬆懈下來,然而卻換上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。

呂玲綺見狀,伸手撫上曹彰的額頭。

“你這是怎麼了,剛纔還好好的,現在卻一副仇大苦深的模樣?”

“嘿,你不會以為我拿下了下邳,下邳就真是我的了吧,我爹可是帶著二十萬大軍前來,小沛、徐州又怎麼能滿足他的胃口。”

“那你爹還想怎樣,下邳在你手上和在他手上又有什麼區彆,你可是他兒子啊?”呂玲綺反問。

“這就是我爹的可怕之處,你不懂的。”曹彰唯有一聲苦笑。

曹操的可怕之處,就是讓對手都看輕他,可是當對手都看輕他的時候,那麼這個對手就要遭殃了。

小沛、徐州成犄角之勢,可以說是牽一髮而動全身,而下邳正好堵在小沛、徐州西南方向,而北方就是曹彰的北海,東南麵又是廣陵。

下邳被幾個城鎮形成一個包圍圈。

或者說,誰擁有下邳的控製權,就等於控製了這幾個城鎮的命脈。

不管是經濟,還是戰爭,哪怕下邳真的變成一個空城,其利用價值也是不可限量的。

曹操現在最不缺的就是兒子,而是地盤,是能夠和袁紹爭鋒的地盤。

曹彰很清楚這一點,曹操是不可能將下邳獨立的劃分給自己。

現在唯一能利用的籌碼,就是靠著對曆史的先知,讓關羽從自己手上轉交到曹操手上。

雖然明知道是那麼一回事,可真當這樣的經曆發生在自己身上,曹彰多少還是有些膽怯。

曹操真的會為了關羽,放棄下邳嗎?

醜媳婦總要見公婆,隻能賭一賭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