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主公,今曹操起兵二十萬征討劉玄德,許昌必然空虛,我們若以義兵趁虛而入,上可以保護天子周全,下可以救助萬民,機不可失,時不再來啊,請主公明鑒。”

“我也知道你說是對的,可是如今我心中恍惚,恐怕於軍不利,此事還是暫且作罷。”

袁紹堅決不肯不發兵,但又知劉備人才,礙於情麵,於是又對孫乾說道。

“你回去見了劉玄德,可告訴他,倘若有什麼不如意的,隻管來投我,我自會鼎力相助。”

“多謝!”

會議不歡而散,田豐也是大感失落,隻能無奈的領著孫乾離開袁紹的府邸。

孫乾不敢久留,星夜趕回小沛回稟劉備。

劉備在大失所望之餘,便向手下諸將問計。

“袁本初不肯相幫,諸位以為如何?”

“俗話說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為今之計,隻能靠我們自己,以徐州、小沛為掎角之勢,相互固守城防,下邳城可作為援護輔助,亦或成為奇兵補給,甚至突襲。”

孫乾,簡雍等謀士一番商議,最後定下戰略。

劉備雖然理智上覺得固守有些不妥,可是如今也冇有彆的辦法,隻能按照孫乾眾人說的方法做。

最終,劉備、張飛固守徐州、小沛;關羽則負責掌管下邳。

都城,許昌。

曹操與袁紹的關係越發的緊張,所以曹操心裡也很慌。

袁紹統一河北,威震華夏,可以耗得起,但曹操四周到處都是政敵,彆說朝廷內外潛在的敵人,就連外麵的四方群雄,都虎視眈眈。

曹操耗不起,眼睛自然開始盯著袁術,畢竟袁術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的稱帝。

有傻逼肯跳出來當出頭鳥,讓曹操喜出望外。

本以為讓劉備遠離朝廷,就可以高枕無憂,曹操正好藉著這個機會占據淮南一帶。

誰又能料到,董承的血衣詔上,劉備的大名竟然排在第一個。

曹操還未及反應過來,劉備又拿著朝廷的幌子,自顧自的霸占了袁術的城池,還殺了自己下邳的太守,占領下邳。

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

曹操很想出兵剿滅劉備,一方麵是因為忌憚劉備,另一方也是想解決劉備後,在全力對付袁紹。

不過最重要的,是袁術生死成迷,在曹操看來,肯定是劉備為了玉璽殺人滅口。

這樣一來,曹操就更冇有放過劉備的心思,當即借天子下詔,出兵二十萬準備出征劉備。

然而就在這個節骨眼上,曹丕拿著玉璽從北海跑回了許昌。

“父親,子文他秘密捉拿袁術,將之處死,得玉璽而不肯上交朝廷,我與他據理力爭,他竟還妄圖加害與我,若非我跑得快,恐怕早已經死在北海。”

“四弟狼子野心,昭然若揭,請父親明斷。”

曹丕雖然假話連篇,但將玉璽送到曹操手上的時候,曹操根本就不疑有他,當著眾心腹官員的麵,對曹彰就是破口大罵。

“這個逆子,他還反了天,敢私藏玉璽,他這是要乾嘛,是要造反麼?”

眾人被曹操的氣勢嚇得噤若寒蟬,不敢做聲。

郭嘉眯著眼,仔細的觀察著在場每一個的表情,最終將目光鎖定在曹丕身上。

曹操的怒火似乎已經爆棚,見左右無人答話,便主動發問。

“文若、奉孝,你們說,這個逆子還想乾嘛,我連北海太守的位置都給他了,他竟然都不知足,還想私留玉璽,你們告訴我,我現在該怎麼做?”

荀彧看了郭嘉一眼,見郭嘉永遠都擺出那副懶洋洋的模樣,不由的連連搖頭。

既然郭嘉不管這事,那麼就隻能自己來管了。

在荀彧的眼裡,任何人都不能僭越皇權。

“我們無從得知北海太守曹彰是否陰謀害死袁術,隱瞞玉璽之事,但此事已然發生,我看主公倒不如召回曹彰,另覓人選去北海赴任。”

曹操緩緩的點點頭,似乎認同荀彧的發言,但卻又並冇有確定下來,反而將目光放在郭嘉身上。

“奉孝,你認為呢?”

咕嚕咕咕咕嚕。。。。。。

郭嘉一口飲儘杯中酒,放下酒壺,雙眼中透著迷離。

“主公,你是在叫我?”

得,你繼續喝,當我冇問。

曹操滿頭黑線,要說在丞相府的殿上肆無忌憚喝酒的,郭嘉也算第一人了。

但好歹保持點低調吧。

你這麼高調,我曹操還要麵子嗎?

可是真要問罪郭嘉,曹操又有些捨不得,畢竟郭嘉身體不好,曹操是打也不敢打,罵也不敢罵,隻能將脾氣發在其他人身上。

這麼一想,曹操的目光就落在曹丕身上。

“哼,我要你盯緊了曹彰,這種事情秘密派人回來告訴我就行了,你親自帶著玉璽回來,是生怕那個逆子不知道我在監視他麼?”

“你這麼一走,隻怕他會更加無法無天了,我還怎麼掌握北海的局麵?”

“從小到大,我手把手教你那麼多,你都學到屁股裡了麼,這點事都不懂,我怎能安心托付你做事?”

“哼,一個不知天高地厚,妄自尊大;一個朽木不可雕,廢物如斯;都不讓我省心。”

前者說的是曹彰,後者自然說的就是曹丕了。

曹丕心裡也是大喊委屈,自己拿回玉璽,不應該是首功麼?

現在這樣,和當初自己預想的完全不一樣啊。

曹操喋喋不休,郭嘉已經聽的有些不耐煩了,開會開了這麼長的時間,帶著一點酒都喝完了,在這麼鬨騰下去,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喝酒呢。

想到這裡,郭嘉終於開口了。

“主公,嘉有一事不解,但求主公解惑。”

“哦?奉孝你也有不明白的事麼,那我可要聽聽看了。”

在曹操的認知裡,天下間還冇有任何事情能難倒郭嘉,現在郭嘉主動說有是不明白,曹操頓時來了興趣。

郭嘉的眼神頓時清明瞭不少,神色更是出奇的認真。

“敢問主公,在你看來,袁紹、劉備、還有四公子,誰是你的敵人,或者你覺得誰是你的對手?”

曹操沉默了片刻,突然明白的郭嘉的用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