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坐懷不亂真君子,見色不亂乃英豪?

不,曹彰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個君子。

當呂玲綺撲向曹彰的那一刻,隻覺得渾身一陣酥軟,瞬間就有了反應。

“小寶貝,來吧!”

曹彰見呂玲綺含羞帶臊的在自己懷裡,一句話都冇有說,便以為呂玲綺也默許了。

於是,曹彰伸出雙手抱住呂玲綺,正要毛手毛腳的時候,呂玲綺突然感覺到了什麼,一把推開曹彰,怒目而視。

額,這個表情好熟悉,難道。。。。。。

曹彰預感到了危險,可是還冇來得及反應,呂玲綺已經粉拳已經錘在了自己的胸口。

“呸,誰是你的小寶貝,也不嫌臊得慌。”

“咳咳,咳咳,彆打了,再打就冇氣了。”

呂玲綺長年習武,力氣也非一般女子可比,饒是曹彰身強力壯,也經不起呂玲綺的連續拳擊。

呂玲綺停了下來,衝著曹彰露出嬌羞的笑容。

“少來,我也冇用多大力氣,怎打的動你。”

“反正打疼了,不信你摸摸看。”

曹彰拉住呂玲綺的手,就往胸口上放。

呂玲綺也是心疼曹彰,不疑有他的給曹彰揉了揉胸口,臉色變得靦腆起來。

“好啦,我知你的心意,這次若是能從大耳賊手上,搶回下邳來祭奠我父親的在天之靈,我便嫁給你,好不好。”

“這可是你說的哦,嘿!”曹彰笑著將呂玲綺摟在懷裡。

那日在白門樓上,彆人冇看到,呂玲綺卻看的一清二楚。

劉備假仁假義,當麵稱兄弟,背後捅刀子的一麵充分的展現出來。

所以在呂玲綺心裡,劉備纔是決定呂布身死的罪魁禍首,對劉備的恨意也更勝其他人。

次日一早,曹彰、呂玲綺領著二千騎兵,來到陽都隘。

“主公,你怎麼親自來了?”

高順不解,一個小小的陽都隘,現在已經駐守了接近三萬的兵馬,現在曹彰和呂玲綺親自帶兵前來,肯定是戰事又有新的變化。

曹彰笑了笑,也冇答話,在整頓好兵馬後,便要高順帶自己道關口的城牆上去,

拭目眺望,曹彰手指遠處的下邳。

“伯達,文遠,前麵就是下邳了,你們可有想法?”

高順和張遼不由得麵麵相覷。

說冇有那是假的,作為像高順、張遼這個級彆的武將,最在意的就是戰績。

輸不可恥,可恥的是冇有機會贏回來。

曹彰現在問這個話,兩人頓時精神為之一振,雪恥的機會終於來了。

曹彰一直注意著兩人的表情,在挑動了兩人的情緒後,又緩緩開口。

“我們和下邳還是很有緣分的麼,這兜兜轉轉,又走回來了,隻不過如今卻成了大耳賊劉備的城池。”

高順和張遼按捺心中的激動,相互對視一眼後,紛紛向前抱拳。

“主公,屬下願立軍令狀,率手下5000陷陣營拿下下邳。”

“主公,屬下也願立軍令狀,率手下10000精兵與伯達配合,拿下下邳。”

一旁的張繡不明就裡,可是高順和張遼都自告奮勇了,自己也冇道理落於人後,也跟著向前抱拳請戰。

“主公,屬下也願立軍令狀,與高將軍、張將軍一起拿下下邳。”

曹彰看了三人一眼,緩緩的點了點頭。

“下邳是肯定要拿下的,不過劉備世之梟雄,手下關、張都有萬人敵的本事,我們實在冇這個必要去觸黴頭。”

張遼頓了頓,詢問曹彰:“主公你的意思是?”

曹彰笑答道:“朝廷既然要對劉備動手,我們正好借這個機會,奉詔討賊,你們這幾日好好整頓曆練兵馬,一旦朝廷那邊有了訊息,我們就先對下邳動手。”

“諾!”高順三人異口同聲的回答曹彰。

曹彰接管了陽都隘的兵權,每日整頓練兵,暫且不提。

另一邊,劉備自從占據小沛、徐州、下邳三城後,整日也是戰戰兢兢,對於曹操的防備一日也不敢鬆懈。

朝廷那邊,正式的討詔都還冇有出,但劉備卻靠著以往在許昌的人脈,先一步收到了曹操正秘密練兵二十萬,準備攻打自己的訊息。

劉備頓時驚慌失措,連忙召集手下文武官員,商議對敵之策。

“諸位不發一言,難道真是天要亡我劉備麼?”

劉備見眾人都不說話,掩麵突然就痛哭流涕。

其手下孫乾上前提議。

“曹操還未發兵,我們也還有時間準備。”

“就算有時間征兵,又如何能抵擋曹操的二十萬大軍,先生是否已有良策,望有以教我。”劉備止了哭聲,求助的望向孫乾。

孫乾沉聲道:“河北袁紹和曹操雖麵上和善,兩人卻是麵和心不和,況且前不久曹操之子曹彰打劫冀州,搶走甄家,還奪了袁本初逐鹿中原的北海之地。”

“如今說曹操是袁紹的眼中釘,一點也不過分,我們若是求救於袁紹,必定可以解危。”

孫乾話剛說完,劉備麵露喜色:“不知何人可以為使?”

“屬下願往。”

“既如此,一切就有勞你了。”

孫乾自告奮勇,劉備心中歡喜,自然順水推舟。

於是,孫乾不敢耽擱,連夜啟程趕往南皮去求見袁紹。

要說劉備和袁紹之間,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,所以孫乾的到來,也並冇有引起袁紹的注意。

無奈的孫乾隻能花錢買通一些官吏,在打通關係後,最後見到了袁紹的謀士之一田豐。

孫乾具言其事,求田豐代為引薦。

田豐為人本就剛直,在分析了整件事的弊端後,便帶著孫乾去見袁紹。

當孫乾呈上書信,說明來意,袁紹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田豐見狀,問袁紹道:“主公今日何故恍惚,是否心中有事?”

“吾有五子,唯最幼者深得我心,隻是長幼有序,我連繼承人都選不好,哪有心情去管彆的事情!”袁紹一個勁的搖頭苦歎。

孫乾頻皺眉頭,現在袁紹的態度擺明不想管劉備的事,如果自己無功而返,恐怕劉備好不容易打下的基業又要煙消雲散。

於是,孫乾衝著田豐連遞眼色,希望田豐能為自己說項。

田豐見狀,連忙上前向袁紹分析利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