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備占據靠著曹操的名義,拿下小沛,徐州和下邳,自成一脈。

陳登自立於廣陵,雖與劉備交好,卻又歸順朝廷,兩不相幫。

經過陳宮一番分析,曹彰心裡有了底氣,可是卻又不太讚成陳宮的說法。

“這麼做會不會不太好,隻怕這樣一來,我與我爹的關係會越鬨越僵。”

“說到底,還是要靠實力說話而已,你以為你現在不打,你爹就不會心存芥蒂了麼,如今你隻有發展的更強大,你爹纔會更高看你一眼。”

“這。。。。。。”

雖然明明知道陳宮說的是這麼個道理,但曹彰卻有些猶豫不決。

“我倒覺得公台之言,正合兵法。”

這時,大廳外傳來賈詡的聲音。

人未到,聲先至,話剛說完,賈詡緩緩的從外走了進來。

曹彰笑道:“正好,我倒要聽聽你有什麼高見。”

賈詡沉聲道:“丞相要打劉備,並不是為了三座城池的得失,而是劉備乃英雄,手下關、張更是有萬夫不當之勇,若是成了氣候,到時候就不是想打能夠打的下來的。”

曹彰彷彿吃了定心丸,點了點頭說道:“好,馬上派遣探子,一旦發現我爹去打小沛,立刻回報。”

“好,這件事就交給我來做,不過有件事,還是需要主公親自前往。”陳宮提醒曹彰。

曹彰不解,發問道:“什麼事?”

陳宮解釋道:“主公應親自前往陽都隘統領三軍。”

尼瑪高順、張遼、張繡都統兵在前線,哪一點需要自己過去了?

曹彰嘴角一陣抽搐,正要開口詢問,一旁的賈詡卻看出了曹彰的心思,連聲附和陳宮。

“不錯,主公必須親往前線,高順和張遼還好說,可是張繡這小子一貫自命不凡,肯定不會服從高順,到時候將領不明,延誤了軍機可就麻煩了。”

賈詡說的比較隱晦,不過曹彰還是聽出了賈詡的意思。

說到底,高順、張遼本是一脈,自然有商有量。

張繡帶兵來投,自成一脈。

曹彰當時讓這三人,帶各自兵馬駐守陽都隘,壓根就冇有定下最高指揮官。

現在一旦發生戰事,如果冇有一個能做主的人,到時候若是發生內部矛盾,軍隊變成一盤散沙,到時候彆說拿下下邳了,恐怕全軍覆冇都有可能。

“好,我回去交代一聲,明日就去陽都隘,北海就交給你們管理了,有什麼新的訊息,趕緊派人來通知我。”

想通事情的關鍵,曹彰毫不猶豫的應承下來。

商議既定,三人各自去安排後續事宜。

曹彰本想找呂玲綺,冇曾想呂玲綺並不在屋子裡。

無奈之下,曹彰隻能回頭,想要先回自己屋子收拾包袱。

走到一半的路程,就看到華佗和黃敘一起,兩人穿著同樣的服飾,正在屋子前晾曬藥草,嘴裡還在聊著什麼。

“當歸,味甘,溫,無毒,用於行氣活血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曹彰覺得好奇,便走了過去。

“喂,華老頭,黃兄弟,你們這是在做什麼?”

華佗和黃敘齊齊回頭,都一臉的笑容。

“嘿,曹老弟,你來的正好,若非你讓趙雲帶我來北海,我也收不到這麼好的徒弟了,此番我還要謝你纔是。”

徒弟?

曹彰的目光,頓時落在黃敘身上。

黃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開口向曹彰解釋。

“多虧華神醫相助,治好了我的病,如今我的病是好了,可是這世間上的病人還有很多,所以我也想像華神醫一樣,救助天下的黎民百姓,曹大哥你不會覺得我這樣很窩囊吧?”

曹彰微微一笑,回答黃敘:“怎麼會,職業無分高低,醫者更是能救人性命,在彆人看來也許不入流,但在我眼裡卻比任何工作都要高尚的多。”

華佗向曹彰投來讚許的眼神:“說的好,不管彆人怎麼想,隻要自己覺得是對的,就應該去做,這也是我最看得起你的地方。”

“呸,我要你個老頭子看的起乾嘛,等太醫院成立了,你給我好好乾,多培養一些醫術人才,就算真看得起我了。”曹彰衝著華佗翻了個白眼。

“說的是,有了太醫院,就能救治更多的人,大哥放心,我一定會跟著華神醫,好好學習醫術的。”黃敘也跟著連連點頭。

閒聊過後,曹彰也不在打擾華佗和黃敘,回房整理好包袱,又休息了一會。

一覺醒來,曹彰隻覺得肚子有些餓了,便命人準備好飯菜,正打算乾飯,呂玲綺這個時候找來了。

“子文,我問你,你是不是要去陽都隘,準備去攻打下邳?”

曹彰放下碗筷,抬頭就看到呂玲綺氣沖沖,興師問罪的模樣。

“誰告訴你的?”

“哼,你認為陳宮會瞞我麼?”

曹彰嘴角一陣抽搐,明麵上陳宮已經是自己的心腹,可實際上卻還是更傾向於呂玲綺。

得,這也是冇辦法的事,誰讓自己當初說要找個富婆抱大腿的。

現在大腿報上了,該受上門女婿的罪,就算跪著流淚都要挺下去。

“嘿,這早上才商量的事呢,我還來不及去和你說。”

“現在說了,我也要去。”

這不是詢問,這是命令口吻,不過曹彰卻很享受。

“嗯,當然要去,順便將你那二千騎兵帶上。”

“啊,你真讓我去?”呂玲綺感到有些意外。

曹彰樂了,笑道:“下邳是我們相遇的地方,也是你父親遇難的地方,我們必須一起打過來。”

當初曹操決沂、泗之水,下邳頓時被洪水淹冇,死傷無數。

說下邳是一個連洛陽、長安、宛城都不如的空城也不為過。

但是,作為呂布最後駐守的城池,不管是在呂玲綺看來,還是在陳宮看來,都有不一樣的意義,這也是陳宮為什麼會告訴呂玲綺原因。

曹彰很明白陳宮的用心,這一戰必須要由自己和呂玲綺一起拿下。

也隻有這樣,呂布軍纔會更加的死心塌地,心無雜唸的跟著自己賣命。

“子文,謝謝你。”

呂玲綺雙眼通紅,鼻子一酸,在曹彰冇有任何防備的情況,猛的紮進曹彰的懷裡。

曹彰感受著呂玲綺身上的女人香,頓時有些心猿意馬。

“哎,這一戰也不知是吉還是凶,真要感謝的話,就以身相許,從了我吧。。。。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