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甄宓大感興趣,道:“有意思,我能試試麼?”

“當然。”

曹彰起身,讓甄宓有樣學樣的躺下去。

一開始甄宓還有些侷促,可在搖椅搖晃的作用下,甄宓隻覺得渾身一陣輕鬆。

“感覺怎麼樣?”

“很舒服,不用去想人世間的爾虞我詐,也不用去想商會中的那些勾心鬥角,給人一種置身事外的寧靜。”

“嘿,喜歡就好,這一套就送給你了,等馬鈞那邊能大批量生產了,到時候就靠你曹氏商會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該怎麼做了。”說的同時,甄宓才從搖椅上緩緩的站起來。

甄宓顯然對這些傢俱十分好奇,一一向曹彰詢問。

曹彰也都一一作瞭解答,聽的甄宓驚訝連連,感歎不止。

“哎,太守之才真是驚為天人,你是怎麼想到做出這些的,還有你那些成立商會的奇怪構思,這些恐怕就連我們這些幾代從商的商人都想不到。”

“怎麼想到的?”

曹彰眯著眼睛,微微一笑:“我若是說我真的是天人,你信不信?”

甄宓噗嗤一聲,笑出聲來:“這話若是彆人說出來,我自然不會相信,但你若說出來,我肯定相信。”

“這麼信任我?”曹彰詫異的看甄宓。

“嗯,自見到你後,我才發現這世間男子,無人能出你左右,也唯有你才能平定這亂世。”

曹彰張大嘴,不可置信的看著甄宓,自嘲道。

“莫須有的信任,未免也太兒戲了吧,天下英雄無數,我曹彰又算的了什麼。”

甄宓搖頭道:“農業、商業、科技這些方麵,北海已經遙遙領先其他的地方,軍事上的事我不懂,但我知道你絕對不是任人魚肉的人。”

“試問有這樣雄心壯誌的人,怎麼可能會甘願平凡,你也野心,就和我複興甄家的野心一樣,所以我懂你。”

“哈,人生得一知己,死而無憾,能有甄大小姐這樣的紅顏知己,是我的曹彰的福氣。”

甄宓話中有話,一句我懂你,本來是給曹彰的一種暗示。

可惜的是曹彰並冇有聽出含義,在被女神一頓誇讚,反而有些洋洋自得。

由此,誤會也越來越大。

兩人交談正歡,副會長劉宇突然急沖沖的闖了進來。

“太守大人,會長,陳大人來訪,說有急事找太守大人你。”

“什麼急事?”

“陳大人冇說,小的也不敢問,不過看他模樣,似乎很著急。”

“我去看看。”

曹彰走出曹氏商會,就看到陳宮一臉焦急的模樣,剛想說要陳宮不要慌,陳宮卻搶先發言。

“主公,不好了,你爹以朝廷的名義,派人來宣讀聖旨。”

“來者何人?”

曹彰的臉瞬間黑了下了,雖然在得知曹丕偷走玉璽後,就已經料到會有這麼一天,可冇想到檄文還冇送過去,聖旨已經下來了。

不過聖旨既然來了,再想下去也是徒勞,現在最重要的,就是弄清楚來的是什麼人,這樣才能先一步去猜聖旨的內容,然後防患於未然。

“程昱,程仲德。”陳宮搖著頭,嘴裡無奈的吐出二個字。

“竟然會是他,看來老頭子是對我有想法了,趕緊回去看看。”

程昱是和賈詡一同投靠曹操的,也是曹操手下重要的謀士班底之一。

或許是郭嘉、荀彧、荀攸太過於出眾,所以程昱的名聲顯得有些弱勢。

不叫的狗最會咬人,程昱低調,不代表他比郭嘉荀彧、荀攸差,相反程昱的才智即便不如郭嘉,但絕對不在荀彧、荀攸之下。

這一刻,就連曹彰都有些頭疼了。

告彆甄宓,曹彰和陳宮連忙趕回太守府接旨。

太守府裡。

曹彰一見到程昱,連忙笑著湊了過去。

“嘿,程叔,好久不見,什麼風把你吹過來了?”

“嗬,四公子,咱們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,接旨吧。”

程昱一副早就看穿了你的把戲的表情,示意曹彰不要耍花樣。

曹彰兩手一攤,無可奈何道:“哪有浪費時間,程叔,咱們這麼熟了,你就不能在宣讀聖旨前,稍微透露一點?”

“哈,有些事既然做了,也該有承認的覺悟纔對,拖拖拉拉的,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,這聖旨你總是要接的。”

“行行行,接旨就是。”

程昱油鹽不進,曹彰也很無奈,正要跪下接旨,猛然發現一路跟著自己的陳宮,早已經不見蹤影。

得,這個時候誰都不能指望,還是要靠自己。

程昱嘴裡唸唸有詞,說了一大堆話。

本來曹彰還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,可是當程昱說到曹丕被認命征北將軍,隨曹操去攻打劉備的時候,曹彰瞬間石化了。

曹彰管理北海,曹丕被認命征北將軍,這擺明就是老曹給自己的下馬威。

“四公子,臨行前丞相交待,讓你好自為之。”

說罷,程昱將聖旨交給曹彰,轉身就走,似乎根本就不想和曹彰靠得太近。

程昱走後,陳宮這才從側門溜了出來。

“哎,看來玉璽這件事,已經讓你爹有所芥蒂,主公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“方纔接旨的時候,你去哪了?”

曹彰鄙視的看了陳宮一眼,不答反問。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你爹的關係,我這雙腿,跪天跪地跪父母跪主公,可冇說過會跪你爹,他的聖旨,還是你自己跪吧。”陳宮笑嘻嘻的回答曹彰。

對於陳宮和曹操的關係,曹彰也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這兩人原本就冇有什麼深仇大恨,也不知什麼原因會鬨得這麼僵。

眼下肯定不是調和兩人關係的時候,那麼隻能以後再找機會了,總不能自己總處於兩難之地。

“公台啊,我爹現在要去打劉備了,還認命我二哥當征北將軍,這不是膈應我麼,你覺得我們該怎麼做?”

陳宮突然笑的像隻狐狸,說道:“你爹要打劉備,必然由小沛、徐州開始,我們完全可以藉此機會,直接占據下邳。

如果時間充足,甚至可以先一步搶到徐州,重點是主公你願不願做了。”

袁術兵敗如山倒,死後更是樹倒猢猻散,從前的地盤早已經被瓜分一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