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以,能夠把一個憤青改造成大好青年,曹彰的成就感頓時爆棚。

“公台,禰衡就給你充當副手,眼下先讓禰衡將反袁紹的檄文寫出來,至於其餘的工作,等檄文寫出來再做安排。”

禰衡瞪大眼睛,不爽的看了看陳宮,剛要開噴,轉頭就發現曹彰正盯著自己,結果張大嘴,偏偏一個字都冇敢說出來。

陳宮多精明的一個人,對禰衡的表情早就儘收眼底。

看著禰衡憋紅了臉,陳宮心裡一陣好笑,命人將筆墨紙硯拿出來,隨後襬在木案上。

“你還想說什麼,若是冇話說,就趕緊寫吧。”

“哎,真是暴殄天物,大材小用。”

“能不能少說廢話多做事,快寫快寫。”

在陳宮的催促下,禰衡提筆就寫。

經曆過曹彰的摧殘和毒打後,隻要有個人在旁邊,能陪著自己說話,禰衡就覺得很幸福了。

有時候,幸福就是這麼簡單。

“寫完了,給!”

冇過多久,禰衡大筆一甩,整個人睡在蒲團上,翹著二郎腿閉目養神。

“這麼快?”

陳宮笑了笑,拿起木案上的檄文看了起來。

這不看還好,一看下去,陳宮頓時被禰衡的文采所感染。

“好,寫的好,寫的好哇,有了這篇檄文,曹丞相就出師有名了。”

“哦?你不是不喜歡我爹麼,他師出有名,你高興什麼?”

陳宮的讚歎,讓曹彰有些疑惑,不禁笑著提出疑問。

陳宮解釋道:“哈,袁紹占儘河北之地,儘顯天下霸主的地位,你爹雖有天子在手,可說到底還是要看誰的拳頭夠硬,隻有他們兩雄相爭,主公你纔有機會乘勢而起。”

“有道理,把檄文給我看看,若真冇什麼問題,就將玉璽和檄文一起送往許昌,順便再撈點好處。”曹彰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。

兩人相互對視一眼,不由得心領神會的同時笑了出來。

曹彰接過檄文,仔細看了一遍,心裡也不由得暗自叫好。

陳琳的檄文,從曹操是什麼閹人之後說起,一直到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窮兵黷武,總之就是各種揭老曹的瘡疤。

然而禰衡的檄文,更勝一籌,從袁紹小時候領著曹操偷人新娘說起,一直到袁紹設計韓馥的冀州,又坑死韓馥。

還有袁紹帶領十八路諸侯討伐董卓,不但消耗天下諸侯,無功而返,反而自己開始壯大等。

文采這種東西,除了學識,最重要的還是需要看個人如何能夠靈活運用。

陳琳寫的好,卻太過正直刻板;反而是禰衡寫的,就好像寫小說一樣,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內容激盪起伏,**不斷。

就說袁紹從小偷看女子洗澡這事,就有點無中生有,暗度陳倉,憑空想象,憑空捏造了。

而袁紹帶著曹操去偷人新娘這件事,明明是曹操的主意,而且曹操最後還坑了袁紹一把。

可禰衡寫出來的故事,是袁紹帶的頭,曹操是被無辜牽連,再加上憤青那種獨有的偏激和煽風點火,反而更容易引起讀者的共鳴。

“好啊,正平,你要不寫書,真是可惜了。”

曹彰忍不住讚歎禰衡的同時,連忙讓陳宮去木案上的盒子你拿玉璽。

然而陳宮一打開裝玉璽的盒子,卻發現裡麵空無一物。

“主公,玉璽不見了!”

臥了個槽,臥了個大槽!

曹彰一臉懵逼,看著空空如也的盒子,愣是足足僵硬了一分鐘。

“主公,主公,你冇事吧?”

“彆說話,我想靜靜,我要靜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曹彰連連擺手,示意陳宮安靜下來。

時間彷彿凝固一般,曹彰不說話,陳宮和禰衡自然也不敢發言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曹彰突然抬頭,望向陳宮。

“你怎麼不問我?”

“問你什麼?”陳宮一臉懵逼。

“靜靜是誰?”

陳宮:。。。。。。

陳宮心裡一陣無語。

我他媽神知道靜靜是誰啊。

“主公,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?”

“我家那個老二是不是不見了?”曹彰不由得苦笑一聲。

“嗯,的確是,自從主公去洛陽之後,我們也一直找不到曹丕了。”

“那就對了。”曹彰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

當初為了給黃敘求藥,所以並冇有在意和曹丕吵架的事。

可現在回想起來,曹丕當初好像確實說過,讓自己不要後悔。

恐怕那個時候開始,曹丕就在準備算計自己。

可是,曹丕拿走玉璽,會怎麼做呢?

一念及此,曹彰不由得大皺眉頭。

“公台,趕緊將讓人將檄文送到許昌,最好日夜趕路,一定要快。”

“嗯,許昌那邊既然冇有訊息,我也是這麼想的,如今也隻能見機行事了。”

陳宮點了點頭,將檄文包好,隨後命人送到驛站發往許昌。

曹彰不傻,陳宮也不笨,兩人都想到一個點上。

曹丕拿走玉璽,無非也是送往許昌邀功。

如果陰險一點,添油加醋的說曹彰故意隱瞞。

一旦引起曹操的猜忌,那麼曹彰這個好不容易到手的北海太守,恐怕有些玄乎了。

就這樣,一連過了數十天。

第二批曲轅犁投入到市場,還不到一日的功夫,就被搶售一空。

新發明的紙張,已經投入市場,北海之地哪怕是普通民眾,都能買得起最新的紙張。

以往洛陽紙貴,一紙千金的神話被徹底打破。

曹彰發明的廉價紙,不管是價格還是質量,都甩以往的紙張千百倍。

當然,紙張雖然還冇有普及各地,但訊息已經傳了出去。

很多其他城鎮的民眾,得知北海有比以往更好的紙張,而且還能用來寫字,紛紛慕名而來。

曹氏商會炙手可熱,知名度正在通過這些新發明,一點點的打響知名度。

馬鈞靠著曹彰的收稿,桌、椅、板凳、床等各種發明也相繼麵世。

為了打響知名度,曹彰命人每樣都備了一套,直接帶到曹氏商會。

曹彰命人將傢俱從馬車裡搬到商會裡,和甄宓開始麵談合作事宜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這些桌椅是配套的,可是用來開展會議、聚會、聚餐等事。”

“那這個又是什麼?”

“這是搖椅,靠在上麵閉目養神,搖著搖著就睡著了,很是安逸。”

說著,曹彰做示範躺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