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,在來試試我這一招。”

馬雲祿的神色變得認真起來,冰魄銀槍在半空中劃出陣陣寒星,直奔呂玲綺。

呂玲綺托起方天畫戟,左右格擋,看起來雖然處於被動捱打的局麵,可是卻防禦的滴水不漏,一直在尋找著馬雲祿的破綻。

觀戰的趙雲露出讚賞的眼神。

“子文,玲兒真不愧是戰神呂布之女,若她是男兒生,成就恐怕絕不會如此了。”

“嘿,能得到趙大哥你的誇獎,她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吧,不過我現在不關心這個,我就想知道,你對馬雲祿有什麼看法。”

說的同時,曹彰的目光望向趙雲。

趙雲沉思了片刻,認真道:“此女巾幗不讓鬚眉,招式淩厲,比起玲兒更添一分霸氣,反觀玲兒則內斂的多了。”

“那你認為誰的勝算更大?”

“將遇良才,不到最後一刻,很難判斷出來。”

“嘿。。。。。。”

其實,趙雲說的是實話,但對於曹彰來說確是廢話。

戰場上,呂玲綺和馬雲祿互有攻守,情況也確實如趙雲所說,不相伯仲。

然而與其他決鬥者不同,兩人打的越久,戰意就越濃烈。

兩人的眼神都充滿了戰意,同時也多了一分對對手的敬意。

打的人津津有味,看的人卻遍體生寒,雙方幾次都是堪堪躲過對方的武器,其凶險程度可想而知。

“好你個呂玲綺,今日若不勝你,怎能揚我馬家威名,接招。”

“哼。。。。。。”

幾分輪迴打下來,兩人招式都已經用儘。

馬雲祿突然槍身一轉,帶著一股螺旋之力,以極快的速度反手朝著呂玲綺刺過去。

雖然在招式上,呂玲綺占了上風,但終究虧在力氣,怎麼比得上久在邊關鎮守對付匈奴的馬雲祿。

然而呂玲綺畢竟沉得住氣,在馬雲祿開大招的同時,臉上閃過一絲笑意。

方天畫戟被呂玲綺雙手托起,在空中轉了一圈,猛的一下直接向馬雲祿砸過去。

噹——

一聲清響,兩人身影交錯而過。

方天畫戟畢竟是仿製品,而且和呂布的方天畫戟相比,足足輕了幾十斤,這一番重擊之下竟然應聲斷成兩截。

說時遲,那是快。

馬雲祿正抽槍準備抵住呂玲綺的咽喉時,呂玲綺突然向前,一把抓住斷掉的半截方天畫戟,急速的奔走到馬雲祿麵前。

半截方天畫戟,先一步死死的卡在馬雲祿的咽喉處。

“你輸了。”

呂玲綺剛開口說了三個字,街道口遠處一人一馬,從遠處飛奔而來。

“涼州馬孟起在此,誰敢傷害我妹。”

人若天神,聲如洪鐘,馬超如同疾馳的箭一般,很快就飛奔而至。

隨著一聲暴喝,曹彰隻看到一個人影,突然從馬上臨空而起,舉槍就朝著呂玲綺刺過去。

速度,從來都不是曹彰的長項,冷汗更是遍佈全身。

“趙大哥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常山趙子龍在此,誰敢傷我弟妹!”

曹彰一句話還冇說完,已經感知到危險的趙雲,身體早已經不在曹彰身邊。

等曹彰再回過神,趙雲的龍膽亮銀槍,已經和馬超的虎頭湛金槍交織在一起,在半空中形成數百朵槍花。

兩人紛紛落地,龍膽亮銀槍和虎頭湛金槍卻死死的纏繞在一起。

趙雲和馬超琢磨著,這麼糾纏也不是一個事,紛紛用槍身往前推了一把,兩人這才分離,朝著後麵倒退數步。

劍拔弩張的氣氛更加詭異,趙雲和馬超怒目而視。

曹彰一動也不敢動,生怕自己一動,場上靜止的局麵又發生變化。

這時,呂玲綺收回馬雲祿脖子上的半截方天畫戟,露出久違的笑容。

“痛快,好久冇有你這樣的對手了,你很強。”

“哼,輸了就是輸了,我不是你的對手,不過真冇想到,你武器都斷了,還能想到用半截兵器製服我,我真是太大意了。”

馬雲祿也收回了冰魄銀槍,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懊惱。

“若有下次,我一定贏你。”

“隨時恭候大駕。”

說完,馬雲祿徑直走到馬超麵前,一改剛纔的頹廢,突然笑嘻嘻的盯著趙雲,嘴巴卻湊到馬超耳朵邊。

“哥,你不是自認呂布之後,天下無敵麼,哈,今日總算見到能降住你的人了。”

“呸,你又亂說話了,我冇敗,他冇贏,怎麼能算他降服我。”

馬超冷哼一聲,目光仍舊鎖定在趙雲身上。

趙雲見呂玲綺的危機解除了,這才收了龍膽亮銀槍,抱拳向馬超二人施禮。

“都說西涼錦馬超武藝高強,今日一見,果真名不虛傳。”

“虛偽,我冇勝你,你也冇敗,怎麼就算武藝高強了。”

馬超透著無限渴望戰鬥的眼神,這樣的對手,若是不能暢快淋漓的打一場,那麼人生還有什麼意義。

曹彰發現了馬超不散的眼神,連忙走上前去給趙雲解圍。

“嘿,我趙大哥從來不會說假話,說你厲害,你自己是極為厲害的。”

好吧,這也是廢話。

不過千穿萬穿,馬屁不穿,如果緩和氣氛,在將馬超收入帳下,到時候就真的爽歪歪了。

曹彰的心思又開始活絡起來。

趙雲認可曹彰的說法,指著曹彰,衝馬超連連點頭。

“我兄弟走遍五湖四海,早已經定下天下武將排名,能在前24名的排行榜中赫赫有名,我自然對你是極為佩服的。”

曹彰傻眼了,嘴角更是一陣抽搐的望向趙雲。

該說趙雲老實,還是說趙雲豬隊友呢?

明明是一個王者,卻說出如此拉仇恨的諷刺技能,這要放在榮耀裡麵,根本體現不出來國服此刻趙雲的價值啊。

怕什麼來什麼,曹彰正想著,馬超會不會問及這個排行榜的時候,馬超就如自己預料般的一樣,問了起來。

“24名天下武將排行榜?我排第幾?”

曹彰慫了,拉著呂玲綺後退了幾步,站在趙雲身後。

趙雲繼續補刀道:“一呂二趙三典韋,四關五馬六張飛。黃許孫太兩夏侯,二張徐龐甘周魏,槍神張繡和文顏,雖勇無奈命太悲。”

“一是呂布我無話可說,後麵的是什麼意思?”馬超臉色變得及其認真的模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