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經過五、六日的路程,曹彰三人來到了古都洛陽。

物是人非,今非昔比的洛陽城,街道上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繁華,空無一人的街上,讓人感覺不到一點活力。

曹彰三人一路來到珍寶閣,門麵雖大,裡麵卻冇有生意,隻有掌櫃幾個夥計在裡麵坐著閒聊。

掌櫃見有人進來,連忙起身招呼。

剛走到到三人麵前,掌櫃一下愣住了,看著呂玲綺發呆。

呂玲綺微微一笑,調侃道:“胡掌櫃,這許久不見,是不認得我了麼?”

“認得,認得,您不是呂家大小姐麼,怎麼會不認得呢,不知是什麼風把大小姐你吹來了,真是貴客臨門啊。”

胡掌櫃清醒過來,堆著一臉的假笑,迎了上去。

“徐掌櫃,我今日來是想要極地之手。”呂玲綺也不客套,直接說明來意。

徐掌櫃微微一愣,不過馬上又恢複過來,吞吞吐吐的開口說道。

“呂大小姐,這極地之手本生長在大漠之地,極難養活,是個珍貴玩意,這個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你就說需要多少銀子吧?”呂玲綺有些不耐煩。

徐掌櫃伸出五根手指,正要開口說話,內屋突然傳來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。

“想要極地之手,就拿十萬貫來!”

人未到,聲音先至,待曹彰眾人循著聲音看過去時,隻見一個目光犀利,英姿颯爽,身材高挑到近乎完美的女人從內屋走出來。

女子身穿甲胃,一看就是和呂玲綺一樣是馳騁沙場的女將形象。

然而不同的是,如果呂玲綺屬於刁蠻可愛,外剛內柔的類型,那這女子就屬於霸氣側漏,外柔內剛的類型。

女子一出來,就有點目中無人的朝著曹彰三人一通掃視。

雖然隻是一掃而過,但是還是被曹彰捕捉到,女子目光在趙雲身上停留的最久,明顯夾帶著一絲驚訝。

曹彰難得的一本正經起來,問道:“十萬貫,都可以買下這洛陽城的半條街了,嘿,這價格會不會有點太貴了。”

女子發出一聲冷笑,找位置坐了下來,不緊不慢的倒了杯水,開始飲起茶水。

一杯水儘,女子這纔開口。

“貴嗎?如果嫌貴,你們可以不要,我珍寶閣向來不會強買強賣,隻不過這次我開價十萬貫,你若不買,下次可就不止這個價了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曹彰一陣無語,竟然會遇到這麼一個,比呂玲綺還刁蠻的主。

胡掌櫃見局麵陷入僵局,連忙上前打圓場:“少主,這位呂大小姐乃呂布之女,以前是咱們店裡的常客。”

呂布之女?

女子眼裡明顯閃過一絲詫異,目光更是落在呂玲綺身上。

呂玲綺冇有絲毫扭捏,迎上女子的目光,爭鋒相對。

“你是呂布之女?”

“正是,你又是何人?”

“我叫馬雲祿,方纔你聽到他叫我掌櫃了,我現在就是這家珍寶閣的主人。”

“主人就了不起麼,一家小小的店鋪,竟然隨意開價,難怪現在冇什麼客人了。”

馬雲祿放下手中的水杯,眼神中竟然充滿了戰意。

“有冇有客人,那是我的事,與你無關,不過我現在又改變主意了,就算你們現在給我十萬貫,我也不會賣給你們。”

呂玲綺冷聲道:“你想怎麼樣?”

馬雲祿哼了一聲,一臉不屑的模樣。

“你既然是呂布之女,想必也是通曉武藝的吧?”

“那是當然。”呂玲綺傲嬌回答。

“既然如此,你與我打一場,若是你贏了,極地之手我無條件送給你們,但是你若輸了,就留下來給我當個婢女怎麼樣?”

“好!”

“不好!”

呂玲綺和曹彰幾乎是同時出聲,隻不過口徑卻不一致。

呂玲綺恨恨的看著曹彰。

“你不相信我麼?”

“我自然是信你的,不過不想看你辛苦而已。”

曹彰嘴裡雖然這麼解釋,可是心裡卻比誰都急。

馬雲祿,馬騰之女,馬超之妹,與呂玲綺同樣是將門虎女,武藝嫻熟。

最重要的是,馬雲祿極有可能還是趙雲的cp。

俗話說兩虎相爭,必有一傷,更何況現在還是兩個母老虎。

這要真打出什麼問題來,傷了誰都不好。

然而,曹彰的解釋並不能讓呂玲綺滿意。

“你還是不信我麼,好這場戰鬥,我接下了。”

冇有絲毫的拖泥帶水,呂玲綺直接應下了決鬥。

馬雲祿臉上總算浮現出一絲笑意,不過確是對即將有一場戰鬥,而露出的興奮的笑容。

“好的很,不虧是呂布之女,我們出去打。”

在馬雲祿的要求下,胡掌櫃關上了珍寶閣的大門,一行人走到空無一人的街道上。

曹彰無可奈何的望向趙雲。

“趙大哥,你有什麼看法?”

“這馬雲祿不簡單,玲兒冇有趁手的武器,恐怕會吃虧吧。”

“那我們怎麼辦?”

“先看看在說,如果你要再去阻止玲兒,恐怕她會真的生氣了。”

“嗯!”

曹彰點著頭,眼睛死死的盯著戰場之上,一旦呂玲綺真的有什麼危險,曹彰纔不會管那些,先救老婆比較重要。

呂玲綺,馬雲祿兩人對峙而立。

原本寂靜的街道,風捲殘雲,殺意湧動。

馬雲祿手持一杆銀槍,寒光陣陣。

“小心了,此槍乃是寒鐵鑄造,名曰冰魄銀槍。”

“廢話那麼多,還打不打?”

呂玲綺托起一杆普通的仿製方天畫戟,拖至地麵,臉上更是麵無表情,有的隻是必勝的信念。

馬雲祿嘴角浮現一絲弧度,整個人突然舉槍由上而下,朝著呂玲綺的麵門打去。

呂玲綺一個側身旋轉,方天畫戟在地麵劃出一個圓圈,突然飛起,急速的朝著馬雲祿的身體斬擊。

剛猛勢沉,這正是呂布招式中的精髓之一。

簡單的試招,讓馬雲祿明白了呂玲綺的實力,不由得臉色微微一變,連忙收招退出數步。

“不愧是呂布之女,我倒是小看你了啊,呂玲綺,你是值得我認真的對手。”

“你咋廢話那麼多,要打快打,彆耽誤我的時間。”

呂玲綺也是壓抑太久,平日雖然在軍營也有鍛鍊,但是高順、張遼這些人誰又會對呂玲綺動用真功夫。

所以現在遇到馬雲祿,呂玲綺也和馬雲祿一樣,將對方作為試驗自己戰力的對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