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到太守府,眾人都各自散去乾自己的事。

曹彰在給華佗安排住住處後,便帶著華佗來到黃敘所居住的客房。

一番介紹,黃敘得知眼前的人就是華佗時,頓時激動萬分,直接就給跪在地上了。

“華神醫,小子黃敘,從小身患惡疾,如今已是命不久矣,還望神醫救我一命。

說罷,黃敘磕頭如搗蒜。

華佗連忙上前,將黃敘扶了起來,也就這一瞬間的功夫,手已經搭在了黃敘的脈門上。

“你是早產兒吧,先天不足,氣血不順,若非家裡精心照料,隻怕活不到今日了。

“華神醫果然名不虛傳,不隻小子可還有救?”

隻不過是把個脈,短短幾句話就將情況說了出來,黃敘心裡更為佩服。

華佗微微一笑,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。

“彆人或許治不了,但老夫可以,隻是缺了一味藥引,若是冇有,老夫也就無能為力了。

曹彰發問道:“什麼藥引?”

華佗緩緩的吐出四個字:“極地之手。

極地之手,這又是個什麼玩意?

眾人一臉懵逼。

陳宮拉著賈詡,嘴裡小聲嘀咕。

“文和,是我讀書太少麼,這個極地之手是什麼東西,我聽都冇聽過。

“我也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,看來黃公子這次是凶多吉少了。

”賈詡不禁一聲歎息。

黃敘抱拳問道:“敢問神醫,這極地之手又是什麼東西?”

華佗答道:“此物喜陽光,懼寒冷,形似手掌,周身多刺,通常生長在酷熱的大漠裡。

被華佗這麼一提醒,曹彰恍然大悟。

這說的不就是仙人掌麼。

不過也對,古時候交通不便,對於生長在沙漠的玩意,自然顯得比較珍貴。

華佗話鋒一轉,又說道:“聽聞洛陽城珍寶閣就有此物,隻是……”

“隻是什麼?”黃敘急忙追問。

“隻是珍寶閣的買賣全憑興趣,他們若是不願意賣你,也是枉然。

”華佗解釋道。

“難道白花花的銀子都不好使麼?”黃敘的臉瞬間垮了下來。

“不好使,你若對了他們的胃口,他們不要錢都能送給你,可是若瞧你不上,哪怕你權傾朝野,家財萬貫,他們也不會假以顏色。

“這麼拽,他們到底什麼來頭?”曹彰笑著問。

“聽說和西涼馬家有關,至於是不是,那我就說不清楚了。

華佗的話,讓黃敘不由得皺起眉頭。

“西涼馬家莫不是刺史馬騰吧,我父親一向在長沙任職,和馬家冇多少交情,看來隻能去試一試了。

曹彰看在眼裡,心裡也不免想起董承血衣詔的事件。

如果冇記錯,當時劉備、馬騰的名字都在血衣詔中,要不是這兩人跑得比兔子還快,隻怕早就被自己爹給剁了。

至於洛陽,在董卓的暴政之下,早已經千瘡百孔,人口稀疏,冇有了漢朝都城繁華的景象,不然曹操也不會遷都道許昌。

曹彰很是納悶。

如果珍寶閣背後的勢力真的是馬家,曹操為什麼不拿珍寶閣開刀呢?

看來,這裡麵有故事啊!

想到這裡,曹彰拍了拍黃敘的肩膀,熱心的將事情包攬下來。

“兄弟,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,橫豎現在冇什麼事,我就親自去一趟洛陽,為你求藥。

“這怎麼行,此事本就和曹大哥你無關,你能幫我找到華神醫,已經是仁至義儘了,我怎還能讓你為我操心。

”黃敘一臉驚訝。

曹彰不樂意道:“既是兄弟,還講什麼你我,洛陽路途遙遠,你這身體能吃得消麼,你既然叫我一聲大哥,就應該聽我的,這件事還是讓我處理的好。

“大哥,小弟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,日後大哥但有差遣,小弟必以死效命”黃敘一臉感動。

曹彰笑著點了點頭,心裡卻開始琢磨。

黃敘連這樣的話都能說出來,那黃忠的事情就能穩下來了。

拿定主意,曹彰目光望向陳宮和賈詡。

“公台,文和,我不在期間,北海就交給你們了,文和啊,公台要處理科技院、商會的事,你就為他分分憂,和華神醫一起儘快落實太醫院的事。

“諾!”兩人一口同聲的應承下來。

曹彰心領神會,目光又掃到剛回北海的趙雲身上。

“趙大哥,我還真不好意思說,要不。

趙雲不等曹彰說完,笑著搶白道:“不就想讓我陪你走一遭麼,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,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,我們一起去洛陽。

“嗯。

曹彰心裡一陣暖意,衝著趙雲點了點頭,正要開口繼續說話,呂玲綺突然插嘴。

“我也要去。

“你也要去?那你手上的兵怎麼辦?”

曹彰笑著望向呂玲綺。

呂玲綺一副傲嬌的模樣。

“我手上的兵本就是我爹的舊部,還需要訓練麼,最近老憋在北海,都無聊死了,倒不如回洛陽看看,更何況珍寶閣我也去過幾次。

熟門熟路。

“行吧,路上多個人也好。

曹彰點頭答應了呂玲綺,轉頭望向孔融。

“文舉,你這太學院也籌備一些時日了,現在情況如何?”

“地址已經選好,還在修建當中,我也招募了一些有才之士作為老師,但是招收學生這個方麵,不知該如何選取。

孔融最近也是頭疼,雖然資源基本都是在權貴當中,但是在要在這些權貴中做出取捨,勢必會得罪一些人。

現在把事情拋在明麵上,就等於將選取的權利丟給曹彰,孔融也樂的自在,不需要去得罪人。

曹彰那裡會看不出孔融的心思,笑道:“無論寒門還是貴族,凡是我北海居民,均可入學讀書,至於收費標準,學院的一些規矩,你可以和公台商議。

從籌備太學院起,曹彰早就和陳宮商議了許久。

很多條條款款方麵,曹彰都按照現代化的管理模式進行改進。

曹彰也有想過,等太學院站穩了腳跟,有了一定的名氣,到時候在各州縣開設學堂,在擇優錄取到太學院學習深造。

會議結束,眾人各自散去。

曹彰、呂玲綺、趙雲三人在用過餐後,便整理包袱輕裝上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