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呂玲綺緊了緊手中的長槍,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,隻有嘴角在不自覺的張合著。

看來即便是將門出身的呂玲綺,此刻也緊張了。

曹彰搓了搓手心裡的汗,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。

馬蹄聲,呼喊聲越來越大。

魏續,宋憲,候成三麵軍旗也越來越近。

雖然隻有一千多的騎兵,卻如同修羅場上的殺神一般。

一往無前的氣勢,視死如歸的衝鋒,簡直就像叢林中猛獸,讓人膽戰心驚。

這就是呂布的騎兵嗎?

曹彰深吸一口氣,試圖讓自己鎮定下來。

魏續,宋憲,候成也表現出八健將的凶悍,快騎絕塵,一馬當先。

當雙方聚集接近二十米左右的時候,曹彰知道機會來了,連忙振臂高呼,提著一把大砍刀就往前衝。

“兄弟們,建功立業的機會來了,給我上。

“衝啊……”

一聲令下,呂玲綺提起長槍,帶頭衝了出去,身後的一千精兵緊隨其後。

與此同時,兩側埋伏的高順、張遼也各自領著五百領兵衝殺出來。

另一邊,魏續三人覺察到被埋伏,看著前麵的曹彰和呂玲綺,左右高順、張遼衝過來,宋憲和侯成已經慌了神。

“魏大哥,他們那來的兵馬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哼,定是曹彰這小子搞的鬼,也隻有他能控製東郡的兵權。

“如之奈何?”

“不過數千兵力,有什麼可怕的,呂玲綺就在前麵,隻有斬殺了她,在擒住曹彰,東郡自然不敢輕舉妄動,隻要殺入城中,拿出丞相軍令狀,還擔心解釋不清楚麼。

在魏續的解釋下,宋憲和侯成頓時豁然開朗。

曹彰現在明顯是忽悠了東郡太守,想要出其不意的打快仗,不給自己解釋的機會。

雖然是有備而來,兵力也數倍於呂布軍,可是在平原上,想以步兵對騎兵,簡直是癡人說夢。

隻要呂玲綺死了,就等於是斬草除根,高順、張遼之流自然不足為慮。

而擒拿住曹彰,東郡太守也會投鼠忌器,到時候自然也會有解釋的餘地。

“呂玲綺武藝不俗,侯成你去拿下曹彰小兒,我與宋憲合力先殺呂玲綺。

兩兵相接,魏續領著宋憲,兩杆長槍對準了呂玲綺。

仇人見麵,分外眼紅。

“魏續狗賊,我父親待你們不薄,你等卻賣主求榮,今日不殺你們,呂玲綺枉為人子。

呂玲綺看到這兩人,心裡的怒火頓時爆發了,爆喝一聲,長槍在半空中劃開一道弧度,如同閃電般向魏續和宋憲刺過去。

曹彰這邊,看到侯成突然衝過來,有些傻眼了。

雖然自己是力大無窮,也找回原主騎馬的記憶,可是卻不擅長在馬上交戰。

自己是曹操的兒子,侯成肯定不敢亂來,那麼朝自己衝過來,肯定是為了活抓。

不行,我怎麼能被這麼個玩意給活抓,那得多冇麵子啊。

眼看侯成就要近身,曹彰在戰場上環視一圈,雙腳連忙架住馬匹,側身往張遼那邊跑去。

“平原高伯達在此,誅殺叛逆魏續、宋憲、侯成三人,餘下叛軍,降者不殺。

“雁門張文遠在此,誅殺叛逆魏續、宋憲、侯成三人,餘下叛軍,降者不殺。

此時,高順和張遼,早已經對魏續的呂布軍形成合圍之勢。

本來,魏續三人手上的呂布軍人數雖少,但也確實如魏續所說,其勢不可擋,對上東郡的精兵,簡直就是西瓜刀切菜一樣,單方麵的屠殺。

可是魏續冇有想到對方還有這麼一手,玩起了四麵楚歌,攻心之戰。

除了呂布,高順就是呂布的最高指揮官,而張遼又是呂布八健將之首,兩人各自領著五百人馬,發出震耳欲聾的呐喊聲,傳遍在呂布軍中。

呂布軍一開始本就被矇在鼓裏,後來為了活命,不得不跟著魏續三人。

現在在高順、張遼的攻心呐喊聲中,紛紛器械投降。

高順這邊騰出手來,立刻上前支援呂玲綺,對上宋憲。

曹彰這會玩命的奔跑,侯成緊隨其後。

“四公子,莫要受奸人挑撥,我等是奉丞相之命形勢,跟我回去吧。

“是我傻還是你傻,回你妹啊,滾。

現在回去,即便不死也脫成皮,曹彰那裡會聽侯成的,眼看張遼越來越近,連忙伸手喊張遼,生怕張遼看不到。

“文遠,救我!”

“主公莫慌。

張遼縱馬擋在曹彰前麵,舉起月牙戟,遙指侯成。

“叛賊侯成,白門樓之事皆因你而起,今日張文遠定要拿你項上人頭,以慰主公在天之靈。

呂布命喪白門樓,起因就是侯成貪杯,被呂布責罰,於是心有不忿,便找上了魏續和宋憲。

魏續善於迎奉,向來得呂布重用,更在白門樓對決時,眼看呂布落在下風,便和宋憲、侯成二人設計叛變,更從高順手上搶到兵權。

於是三人灌醉呂布,盜走呂布的方天畫戟和赤兔馬,綁了呂布投降曹操,這纔有了呂布命喪白門樓上的一幕。

侯成看到張遼,就如同老鼠看到貓一樣,嚇得冷不住打了個冷顫。

“張將軍,你聽我解釋,若不是呂布一意孤行,不聽我等建議,非要死守孤城,我們又怎麼會這麼做,我等也是無奈之舉啊。

張遼氣急敗壞的暴喝道:“狡辯,你等要走便走就是,可偏偏弑主求榮,如此小人反覆行徑,枉為八健將之一,我張文遠恥與你等為伍。

“張將軍。

“狗賊,納命來吧!”

侯成本來還想解釋,可是張遼根本不給侯成解釋的機會,策馬奔雷般的快速到侯成們麵前,月牙戟重重的朝著侯成劈砍下去。

侯成見狀,連忙舉刀相迎。

鐺——

武器交接在一起,侯成隻覺得虎口一震,雙手頓時顫抖不已。

呂布軍中,如果說高順的職位是最高的,那張遼的武藝就是最高的。

更何況張遼多得呂布指點戟法,就連呂布都對張遼讚不絕口,更何況一個八健將排名最末的侯成,那裡會是張遼的對手。

侯成隻不過格擋了一招,心裡更是膽寒,準備側馬逃走。

張遼見狀,根本不給侯成機會,橫戟揮了過去。

刀光一閃,瞬間洞穿了侯成的咽喉,侯成連喊的機會都冇有,就已經身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