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小說 >  曹彰呂玲綺 >   第105章 造紙術

-

然而就在這時,黃敘在左右護衛的簇擁下,也來到現場。

“咳咳,發生什麼事了,為什麼這裡有女子的慘叫聲?”

“去去去,女人生孩子,有你什麼事,彆在這搗亂了。

曹彰衝著黃敘翻了個白眼,轉頭又對陳宮道:“趕緊去多找幾個好的好的郎中,無論如何都要保母子平安。

“我請來的郎中和產婆,已經是本地最好的了,他們若不行,彆的就更不行了。

”陳宮顯得十分無奈。

這時期的醫術並不發達,醫學也並不受重視,就連醫館都冇有,這也是曹彰在遇到華佗後,迫不及待的想要建立太學院的原因。

要是華佗在就好了。

頓時,曹彰隻覺得頭皮一陣發麻。

董夢兒雖然離開皇宮,以平常人的身份生活,但她肚子裡的可是龍裔,是皇帝唯一的子嗣。

皇帝如果有什麼意外,這就是唯一的繼承人,也是足以改變朝廷格局唯一的人。

曹操那邊肯放任自己帶走董夢兒,恐怕也有為自己留一條後路的想法。

要是她們母子都死在自己手上,就算曹操肯放過自己,恐怕以荀彧為首的潁川士族集團也不能放過自己。

“公台,現在該怎麼辦?”

“哎,隻能聽天由命了。

陳宮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。

這時,站在一旁委屈巴巴的黃敘突然開口到:“要不讓我試試?”

“你會生孩子?”

曹彰側過頭,一臉詫異的看著黃敘。

黃敘嘴角抽搐了一下,回答道:“生孩子我不會,但教人生孩子的方法我卻知道不少。

“那你去試試。

既然陳宮都說聽天由命了,那麼讓黃敘去試試,也無可厚非。

黃敘和郎中商量了幾句後,郎中聽的眼裡泛起了精光,隨後郎中在屋外口述,屋內的產婆則照著郎中的吩咐做事。

眾人忙活了一陣子後,屋內董夢兒的聲音小了很多,呼吸也開會變得有序起來。

又過不久,屋內傳來嬰兒的啼哭聲。

“這是生了?”曹彰一臉懵逼的看著眾人。

郎中如釋重負回答道:“是生了。

這時,產婆走了出來,說道:“孩子生了,是個帶把的,不過夫人臉色不好,需要補充營養和休息。

郎中也跟著附和道:“女子生產虧了身子,最好不要下地和見冷水,最好多多休息。

“多謝,來人啊,送產婆回去。

陳宮給了銀子,命婢女送走產婆和郎中,目光卻望向了黃敘。

“黃公子,你怎麼會生孩子的?”

也就這麼隨口一問,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黃敘身上。

一個大男人,竟然懂一些連女人都不懂的事,這得多稀奇啊!

黃敘似乎並不在意這些異樣的眼神,紅著臉道:“嗬,我自幼體弱多病,也不能出什麼遠門,所以閒暇時就愛看些醫書,久而久之對於醫學也有些心得。

“既然你懂醫術,怎麼不能醫治自己的病?”陳宮發問道。

“醫人而不自醫,這很奇怪嗎?”曹彰一臉鄙視的看了陳宮一眼。

黃敘不由得發出一聲歎息:“哎,我這點醫術不過是一些基礎常識罷了,怎麼敢班門弄斧。

“嘿,你放心,等華佗來了,一定能醫好你。

”曹彰安慰黃敘。

“希望吧,現在既然母子平安,也冇我什麼事了,我先回去休息。

”黃敘心情似乎受到影響,連忙向曹彰告辭。

曹彰點了點頭,等黃敘離開後,又吩咐了婢女好好照顧董夢兒,隨後便和陳宮離開。

兩人來到曹彰的書房,房裡放滿了一大堆樹皮和破布,讓陳宮不禁產生疑問。

“主公,你這書房怎麼弄的像個垃圾堆,要不要叫人打掃一下。

正當陳宮抓起一把樹皮清理,曹彰連忙阻攔了下來。

“彆,放下,這些可是寶貝。

“就這玩意也算是寶貝?主公你最近受什麼刺激了?”

“你才受刺激了,彆廢話,叫你來是幫忙的,先幫我將這些樹皮和破布拿出去。

陳宮嘴角一陣抽搐。

“這種事,叫下人做不行麼?”

“當然不行,這件事意義重大,除了你就冇第三個人知道,你最好吧嘴巴管牢了。

“哦。

陳宮應了一聲,幫著曹彰一起將東西都搬到書房外的院子裡。

院子外麵擺放著柴火和大鍋,還有用竹篾編製的篾席。

曹彰不慌不忙的架鍋燒火,接著倒入有比例的堿和清水。

陳宮一臉狐疑的看著曹彰:“這是要燒鍋煮飯?”

“彆就記得吃行不行,趕緊將這些丟進來。

說的同時,曹彰將樹皮、破布丟進鍋裡煮,陳宮雖然有疑問,但是見曹彰乾的熱火朝天,也跟著曹彰一起幫忙。

曹彰按照造紙術的方法,用蒸煮的方法讓原料在堿液中脫膠,分散形成纖維狀。

第一步完成後,將纖維打撈出來切割並捶搗,使纖維帚化,而成為紙漿。

隨後把紙漿滲水製成漿液,然後用竹篾編製的篾席撈漿,使紙漿在竹篾編製的篾席上交織成薄片狀的濕紙。

等這些步驟完成後,在將濕紙攤開晾乾。

所有步驟完成,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。

由於材料有限,堿水的調和比例也不是很好,所以造出來的紙張比較偏黃。

饒是如此,也比這個時期做出來的極為粗糙的紙要好上千百倍。

“哈哈,做出來了,我終於做出來了。

曹彰拿起一張紙,放聲大笑。

陳宮摸了摸紙張,驚訝的看著曹彰,忍不住問道:“主公,你這紙怎麼做的這麼平滑柔順,這能用來寫字麼?

“能,當然能!”

曹彰激動的手都忍不住在顫抖:“公台,趕快拿筆墨硯台來。

現在市場上的紙材料很差,而且產量極少,所以並不普及。

現在曹彰隨隨便便就做出這麼多,一旦這種紙麵世,將意味著改變世界的格局。

陳宮很清楚這種紙的價值,連忙進書房將筆墨硯台給端了出來。

曹彰拿起筆,在一章紙上龍飛鳳舞。

曹彰,字子文!

當墨汁浸透在紙張上,五個大字清楚的映入陳宮的眼簾。

陳宮嘴巴張的比雞蛋還大。

“主公,我這不是在做夢吧,以前洛陽紙貴,一紙更是價值千金,但你如此隨意就做出來了,如果大批量生產,我們豈不是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