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的苦處,老劉昨日已經跟我說了。

“都說強龍不壓地頭蛇,更何況你們還不是地頭蛇,說到底我也和你們一樣,背井離鄉的來到這北海,哎!”

“你們呢,想要生存下去,我也要整頓立威,所以我覺得我們之間,是不是可以更親近一點。

“至於你們之前投資的錢糧,我已經用來發展北海,所以要錢冇有,要命我倒是有一條。

曹彰停頓了一下,又繼續說道:“但如果你們願意配合我的工作,那麼同樣的,我會讓你們賺到更多的錢財。

但凡有點頭腦的人,就應該明白曹彰話中有話,更何況這些來自東郡的商家富戶,那個不是猴精,聞言後一個個的心裡也有了底氣。

錢財肯定是要不回來了,子女也被曹彰騙到軍營參軍。

現在唯一的指望,就是希望子女在軍中得到曹彰的照顧,在就是發展壯大家族,讓本家能在北海立腳。

下麵眾人開始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。

片刻後,眾人似乎有了決定,一致決定讓劉宇做代表上前回話。

“太守大人,大夥都說好了,都願意聽你的吩咐。

“好,那我就卻之不恭了。

曹彰衝著陳宮丟了個眼色,陳宮會意,連忙站了出來。

“各位鄉親,我已經為大家想好了,我們既然都來自東郡,最重要的就是要團結,所以我們首先呢,以北海為據點,成立一個商會。

“至於這個商會有什麼作用呢,其實也就是。

陳宮的口才極好,在一番解說下,總算讓這些商家富戶們都弄懂商會的作用。

“那我們現在是不是要投票選舉會長了?”

劉宇眼裡冒著精光,要是能坐上這個會長,那劉家必然能在北海站穩腳跟,而且也能迅速發展。

陳宮抬頭看了看曹彰,哪知道曹彰這個時候把頭側過去,一副不歸我管的模樣。

這一下陳宮的臉明顯黑了下來。

尼瑪昨天都定好了人選,今天就讓自己出麵當這個惡人。

說好的民主呢,說好的投票選舉呢?

意義何在?

不爽歸不爽,事情還是要做,陳宮堆起假笑,說道:“在座的各位都有選舉權,現在可以開始選舉了。

“我提議劉宇。

“我提議張韜。

“我提議劉宇。

“。

“停一下,都停一下,聽我說,一個個的來,不要亂了。

眾人七嘴八舌的亂作一團,陳宮連忙出聲製止。

這時,曹彰的頭明顯又側了回來。

“作為會長必須有龐大的關係網和資金鍊,劉宇,你覺得你能勝任麼?”

票數最多的是劉宇,曹彰的矛頭自然也指向劉宇。

劉宇愣了一愣,不確定道:“這,額,這個,小人儘力而為。

“我不要儘力而為,我要的是馬到功成。

曹彰的話擲地有聲,讓眾人都不敢介麵。

“我倒是有一人選,大家可以幫忙參考參考。

“不知太守認為的人選是何人?”

“冀州甄家,甄逸之女甄宓,不知道大家可有意見?”

陳宮假意詢問的配合曹彰,兩人一唱一和的將這台戲推向**。

東郡過了官渡,就是冀州,甄家的大名更是如雷貫耳,東郡的商家富戶又那裡會不知道。

如果說甄家來當這個會長,這些人也就認了。

可是曹彰提議由一個甄家的女人來掌管,這就讓人有些不服氣了。

“女子豈能拋頭露麵,荒唐。

“女子豈能不守三從四德,竟妄想從商,不可,不可。

“哪有不在家相夫教子的,這恐怕不合適吧?”

“。

一群人嘰嘰喳喳的又鬨騰起來。

就連一直跪坐在蒲團上的甄逸,都覺得自己是無辜躺槍,目光不由得鎖定到曹彰身上。

曹彰好像從來都冇說過,要讓自己女兒做什麼商會會長。

現在突然提起來,想必就是為了更好的將甄家和曹家綁定在一起吧?

難道曹彰真的對我家宓兒有意思?

甄逸的大鬨飛速運作,開始腦補甄家重振聲威的畫麵。

然而曹彰冇能提前告訴甄逸,也是因為頭天和陳宮、賈詡商量的太晚,冇來得及通知而已。

之所以有這個決定,也是為了商會日後的擴張,融入北海的商家富戶。

畢竟讓一個東郡人去管北海人,這肯定不現實。

但如果是來自冀州的甄家,效果就不一樣了。

自己掌握甄家,甄家在平衡雙方的勢力,這樣一來就不用去操心了。

陳宮上前,又製止住了眾人的喧嘩。

曹彰卻笑著望向甄逸:“甄逸,你覺得你家女兒能勝任會長這一職麼?”

其實,甄逸更想推薦的是自己的大兒子甄堯,可知子莫若父,就大兒子這德行,根本就乾不了什麼正經事。

但是推薦自己的女兒,也要揹負著流言蜚語,畢竟這個時代是冇有誰會讓自己女兒拋頭露麵的。

甄逸雖然有些為難,但在和家族的榮耀比較之下,最終有了自己的選擇。

“小女聰慧,定能不負工會會長一職,我甄逸願以身家性命擔保。

作為甄家家主,甄逸的話還是很有分量的,一席話剛說出來,大部分人開始選擇甄宓。

曹彰藉著機會,說道:“老劉,甄家德高望族,更適合會長一職,但是這副會長一職可不能讓北海的人占了,我覺得你就挺合適的,你說呢?”

陳宮雖然解釋了商會,但眾人畢竟第一次接觸,那裡會是曹彰的對手。

現在被曹彰占據了主動,完全捏著鼻子走。

劉宇一聽能撈個副會長,心裡自然也激動不已。

甄家當會長,和自己當會長完全是天囊之彆。

“願意,小人當然願意。

曹彰打鐵趁熱道:“既然你願意,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,至於其他職位,你們下去後自己商量,有了結果再向陳宮報備。

“諾。

商會一事,塵埃落定,曹彰彷彿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
甄逸揣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,回家將事情原本告訴的甄宓,聽的甄宓頻頻皺眉。

然而甄宓很清楚,從一開始自己就答應了配合曹彰,這個商會會長自己想不當也不行。

可一旦當上商會會長,自己所要麵對的,除了外麵的宮勾心鬥角外,還有家庭的內部矛盾,就比如大哥甄堯就不會服自己。-